南通大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百科 >> 关于阻抗的理论和技术

关于阻抗的理论和技术

2013-10-25 15:15:00 [发布者]admin 点击:1129次

 

编者按:文章稍长,但是很有道理,学来也可以作为一点谈资  

  对分析过程中的阻抗识别及处理,Ralpf R. Greenson在《精神分析的技术与实践》一书中有较详细的阐述,以下内容是对其中部分章节的编译,可供参考。

  (1)阻抗的工作定义(Working definition),Freud于1900年给阻抗所做的定义或解释是:

  ●阻抗意味着对抗(Resistance means opposition),所有来自患者内部的、与分析程序和分析过程相对抗的力量都是阻抗,包括:①阻止、妨碍患者自由联想的力量;②干扰患者试图回忆和获得内省的力量;③与患者理性自我(reasonable ego)及想改变自己欲望的对抗的力量。

  ●阻抗可能是意识的、前意识的、或潜意识的,阻抗的表现可能的通过情绪(emotions)、态度(attitude)、想法(ideas)、冲动(impulses)、思想(thoughts)、幻想(fantasies)或行为(action)来实现。

  ●阻抗在本质上是来自于病人内部的反向力量(counterforce),它与分析、分析家以及分析程序和过程(analytic procedures and processes)相对抗。

  ●Freud于1912在识别阻抗的重要性时说:"阻抗伴随着治疗的每一步,在治疗中对患者的每一个联想,每一个行动(act)都要放在阻抗的意义下加以考虑和对待。患者的联想和行动代表了一个妥协--指向康复的力量和与其相反的力量之间的一种妥协。

  ●对患者的神经症来说,阻抗充当了防御的功能。①阻抗对抗了分析程序的有效性;②阻抗对抗了患者的理性自我和分析情境(analytic situation);③阻抗保护了神经症的状态;④由于精神生活的所有部分都可以起到防御功能(defensive function),因此它们也都能为阻抗的目的而服务。

  (2)阻抗的临床表现及处理

  阻抗可以各种微妙和复杂的形式发生,它可以是结合了的或混合了的形式,单独的,孤立的例子并不总是常规。在分析中,所有的行为都可以为阻抗的目的服务,所有的行为都有冲动和防御两个成分。然而下面列举的临床例子都将是典型的、简单的和最容易观察到的:

  ★患者沉默(The patient is silence)

  这是在精神分析实践中最容易识别、也是最常见的阻抗。沉默意味着患者在意识和潜意识的层面里都不愿意和分析师交流他的思想和感情。患者可能会觉察到他的不愿意,或仅仅感觉到脑子里没什么东西。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的任务是分析他沉默的理由。我们要揭示对抗自由联想分析程序的动机,我们可以这样问患者:

  “是什么原因使你此刻远离了分析?”

  “是什么原因使你脑子里一片空白?”

  或“你好像再想不起什么了,是怎么回事呢?”

  弗洛伊德(1913)及Ferenczi(1916)都说过:只有在最深度的睡眠中大脑才会出现空白,否则,“什么都没有”就是由阻抗引起的。

  有时除了沉默之外,有些患者可能无意中会通过他的姿势、动作或面部表情显示出他沉默的动机、甚至内容。如把头移开视线,用手捂住眼睛,在躺椅上辗转不安及脸红都意味着窘迫或尴尬。如果同时患者心不在焉地把她的结婚戒指摘下来,又在小指上戴上摘下地重复,那么除了沉默之外,她似乎在告诉我,她正在为有关性的想法或对婚姻不忠诚的想法所窘迫。她的沉默意味着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冲动,还没有意识到她想暴露自己体验的愿望和想把这种体验掩盖的力量正在对抗和斗争。

  ★患者没有谈话的感觉(The patient does not feel like talking)

  这也是前面所说情境的一个变化形式。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不是在字面上的沉默,而是意识到他没有想谈话的感觉,或没有任何事情可说,在这种状态之后常常跟着来的就是沉默。分析师的任务与对付沉默是一样的:去揭示为什么或什么东西使患者缺乏想谈话的感觉。这种"没什么可谈的"的状态是有原因的,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患者对这个原因进行工作。这个任务就如同于处理病人沉默的状态,挖掘引起患者脑子一片空白的潜意识里的东西。

  ★提示阻抗的情感(Affects Indicating Resistance)

  从患者的情绪上能最典型地提示阻抗的现象是:当他用语言和你交流时缺乏情感的表达,(感情是缺失的)。患者的叙述显得枯燥、单调、使人厌倦和漠然。给人的印象是患者并没有投入或远离了他正在报告的内容。这种对本来应有很高情绪负荷的事件的情感缺失具有特别的重要意义。一般说来,这种情感的不恰当性是阻抗的明显标志。当理性和情绪不一致时,患者的表达、发音全表现出希奇古怪或异乎寻常的性质。

  ★患者的姿势(The Posture of the Patient)

  患者在躺椅上的姿势经常能展示出他们的阻抗:僵硬的、不自然的、或把身子蜷缩起来都提示防御。任何不改变的、维持一个小时甚至更长访谈时间的姿势都是阻抗的信号。如果一个人相对放松地做自由联想,他的姿势在一个小时中是有一些变化的。过多的身体活动也提示某些东西正在替代语言在释放。姿势和语言内容不相符也是阻抗的信号,如当患者用温和的语调讲述某些事件时,身体却辗转不安,他身体的动作似乎在面对讲述事件的另外部分。握紧拳头,双臂交叉紧紧扣在胸前,踝部紧紧靠在一起都是遇到阻碍物的提示。还有,患者在访谈中从躺椅上坐起来,或有一只脚离开躺椅,都是他想逃离分析情境的提示。打哈欠也是阻抗的标志。患者进入办公室的方式,与分析师避开眼神的接触,或谈一小段与躺在躺椅上的话题无关的内容,或在访谈结束离开房间时不看分析师等等--所有这些都是阻抗的提示。

  ★时段固定(Fixation in Time)

  一般说来,当患者比较自由地谈话时,他讲话的内容会在过去和现在的话题之间转换,当患者持续地、不加改变地总是谈论他的过去而没有一点现在内容的点缀,或相反,患者总是谈论现在而一点都不涉及过去,就说明阻抗正在工作。

  ★谈论琐事或外在的事件(Trivia or External Events)

  当患者用谈论一些表面的、不重要的、相对无意义的事件而拖延时间时,他正在避免一些对他有意义的事情。当患者只是在重复谈话内容而没有进一步的详述或缺乏相伴的情感、没有深刻的内省时,我们就可推断阻抗正在发挥作用。当患者对自己谈论这些索然无味的事情并不觉得奇怪时,就意味着他正在远离什么。缺乏内省和沉思都是阻抗的表现,一般说来,浮夸的词语表达起来可能是丰富的,但如果它没有引出新的回忆、新的内省或明确的情绪体验,那么就提示是防御的表现。

  还有一种同样的情况是谈论外部的事件--即使是重大的政治事件,如果只谈论外部事件的情境,而没有导入到个人的、内部的情境,也说明阻抗在工作。

  ★回避主题(Avoidance of Topics)

  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是患者回避谈论引起痛苦的话题,他们这样做可能是有意识的,也可能是无意识的,这样形式的阻抗特别容易发生于与性、攻击性和移情有关的时候。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当病人慷慨陈辞时仍然能够小心谨慎地避开那些与性和攻击冲动有关的内容,避开与分析师有关的情感内容。即使谈及到与有性有关的内容时,最困难的部分似乎也是谈论躯体的感受性,患者可能一般性地提及性的欲望或兴奋,而不愿意提及特定的身体感觉或渴望某部位兴奋的感觉。患者可能回忆一次性事件而不愿直接和简单地说出身体的哪些部位卷入了。他们可能会替换词语来表达。

  这一类的例子都是典型的阻抗。

  在分析早期,带有性的、或敌意的对分析师的幻想也是回避的内容。患者可能显示出对分析师的强烈好奇,但又用正统的术语谈论他,而不愿面对他们的性或攻击性的情感。如:

  “我想知道你结婚了吗?”

  或“你今天看上去面色不好,很疲惫。”

  任何一个没有进入分析主题的偶然话题都是阻抗的重要标志,必须紧紧抓住。

  ★一成不变(Rigidities)

  患者在一次次的分析中总是没有改变地重复同样的规则时,我们应考虑到阻抗正在出现。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习惯,但如果这些习惯不是服务于防御目的的话,它们就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变,因为没有阻抗的行为总是会有一些变化的。

  典型的例子如下,每次访谈的开始都详述一个梦或宣称没有梦,或每次开始时都报告病状和主诉,或谈讨前一天的事件。这这种每次开始都是老一套的、刻板不变的方式均提示阻抗的存在。还有些患者要收集一些“有趣的”信息为一个小时的分析而准备。他们收集这些材料以填充这个小时的时间,避免沉默,或想做一个好病人,所有这些也都提示阻抗。一般说来,连续的迟到或连续的准时,这样的一成不变都提示某种东西在背后起一种阻止和抑制的作用,提示某种东西正在逃开。一些特定形式的刻板可能会提示被防御和阻抗的内容,如习惯性的早来可能就是担心来的太晚了,这是典型的害怕失去对括约肌控制的“如厕焦虑”(a typical toilet anxiety regarding fear of loss sphincter control)。

  ★回避性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Avoidance)

  陈词滥调、技术性的术语、或枯燥无味的语言是常见的阻抗形式之一,它是对生动的、能唤起个体化语言的回避,其目的是阻止个体化的交流和沟通。当患者说“我是带有敌意的(I was hostile)”,实际的意思是“我已经是暴怒了(I was furious)”,当他用“敌意”这个枯燥无味的词时就避免了想象暴怒、狂怒的感觉了。在这里应注意分析师运用个人的、生动的语言和患者沟通也是十分重要的。

  用陈词滥调可以隔离情感,避免情绪的卷入。例如,频繁地使用“实际上(really)”和“真实地(truly)”,或“我猜……(I guess)”,“你知道……(You know)”等等,都是一些回避的表现。从临床经验上看,当患者使用“实际上、真实地”和“诚实地(honestly)”这些词时,通常都意味着他正处在一个矛盾的状态中,他已经意识到了与之相反的体验,并希望他所说的都不是真的。例如:“I really means”的意思是:“I wish I really meant it”

  所有这些都是非常微妙的、也是反复出现的阻抗,我们必须加以识别。

  ★迟到、失约、忘记付费(Lateness, Missing Hours, Forgetting to Pay)

  患者迟到、失约、忘记付费都提示患者不愿来诊,或不愿为一小时的分析付费。当分析家指出这些表现是阻抗时,一般比较容易被患者所接受。但当阻抗发生在潜意识中时,患者可能会赋予合理化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阻抗的分析必须等到有足够的支持性证据再进行。使患者能够正视他在潜意识中正在回避什么。只有患者触及到这一点,才有可能触及到阻抗的基本来源。患者忘记付费不仅仅是不愿拿钱出来,而且在潜意识中试图否认他和分析师之间仅仅是职业性的关系。

  ★梦的缺失(The Absence of Dreams)

  患者知道他们做梦了但又忘记梦的内容,这是对回忆梦的明显的阻抗。患者报告了他们的梦,但梦的内容提示他们在逃离分析,如在梦中走错了办公室,或遇到另外的分析师等,这些都提示患者正在与某种形式的回避分析情境的想法作斗争。患者想不起来有任何梦时,这是最强的阻抗,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阻抗不仅仅成功地忘记了梦的内容,而且能使记忆中没有梦。

  梦是唯一的、最重要的到达潜意识的工具,是获得被压抑的、本能部分的工具。忘记梦是患者对在分析师面前暴露自己的潜意识和部分本能生活的一个对抗。如果在一个小时的访谈中能成功地克服阻抗,患者可能突然能够回忆起近期的一个忘记了的梦,或者一个新的梦的片断。在一个小时中讲很多的梦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阻抗,这意味着在潜意识中患者希望在分析师面前继续他的睡眠。

  ★患者厌烦(The patient is bored)

  患者的厌烦提示他正在回避意识到他本能的渴望和幻想。分析中厌烦的感意味着他在意识中要避开觉察到冲动,取而代之的是奇怪的、空虚无聊的感觉。当一位患者与分析师很好工作的时候,他会渴望挖掘出他的幻想。如果出现厌烦,不管它的含义是多么简单,都是对幻想的防御。另外需要指出的分析师的厌烦也提示着分析师自己正在抵抗着与病人有关的幻想,那是一个反移情的反应。还有可能是:患者正在阻抗,分析师意识中还没有觉察出来,但他潜意识中对患者阻抗的知觉使他感到不满、不安和厌倦。

  ★患者有个秘密(The patient has a secret)

  很显然,患者意识中有个秘密时就意味着他正在回避什么事情,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阻抗。处理这样的阻抗要考虑用特定的技术。这个秘密对患者来说可能是一个他希望能保持平静、或甚至不能够、不愿意说一个字的事件。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必须认识到所有这些都是一种形式的阻抗,但同时也是一个必须被尊重的问题,不可逼问、强迫或请求患者讲出他的秘密。

  ★付诸行动(Acting Out)

  付诸行动在精神分析中是经常出现的,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表现。不论它意味着什么,总是起着阻抗的作用。付诸行动作为一种阻抗,是一个重复性地用行动代替语言、记忆和情感的行为。而且,在付诸行动中总是有些扭曲的内容。付诸行动有多项功能,但它的阻抗功能最终要被分析,因为不这样做就会危及整个分析。

  有一种简单的付诸行动在分析过程的早期经常出现,那就是患者谈论分析情境之外的某人的一些事情。这很显然是一种回避,患者通过这样的行为可将移情反应转移到某人身上,以便避免或冲淡他对分析师的移情体验。应当指出这是阻抗,应该挖掘其动机。

  ★频繁地高兴(Frequent Cheerful Hours)

  大多数情况下,分析工作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但它不一定总是糟糕的或令人难过的,也不是每个小时都感到压抑或痛苦。患者可能会感到有所收获而满意,甚至偶尔也有巨大成功后的喜悦感。有时,一个正确的解释可能会使患者和分析师都笑起来,但是频繁出现的高兴、极大的热情、以及长时间的兴高采烈都提示正在有什么东西被回避--通常被回避的都具有相反的性质,是某种形式的压抑。极快的康复,在缺乏内省的情况下过早地症状消失,都是相似类型的阻抗。

  ★患者不改变(The patient does not change)

  有时分析师的工作做得很好,很成功,但患者的症状和行为没有出现明显的变化。如果这种情况存在较长时间,又找不出明显的阻抗,就必须寻找一些隐藏的、微妙的阻抗。当分析师的工作起效并对患者产生影响时,我们有理由期待患者行为或症状出现变化。如果提示阻抗的其它特征不存在,我们可能就遇到了微妙方式的付诸行动和移情阻抗。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昵称: